李毅:从社会心态的变迁看十八大以来极不平凡的五年

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庄严承诺,从党的十九大报告提交的成绩单中得到了充分的印证。五年来,面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加剧的外部环境,面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等一系列深刻变化,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迎难而上的工作作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勇于面对党面临的重大风险考验和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以顽强意志品质正风肃纪、反腐惩恶,消除了党和国家内部存在的严重隐患,党内政治生活气象更新,党内政治生态明显好转;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强烈的责任担当,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紧紧围绕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攻坚克难、励精图治,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实现了历史性变革。

这是人民生活发生巨变的五年,五年来,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优美的环境……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这五年,经济发展成果不仅体现在工业、贸易、投资等各项宏观指标增长上,也惠及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居民人均收入、社会福利水平都有显著提高。在成功解决许多问题,快速发展经济的同时,高度重视解决医疗、教育等社会问题,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空前加大,中国共产党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对维护社会政治稳定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共产党没有忘记崇高的革命理想,坚持为实现经济繁荣和建设公正社会而奋斗,打击腐败更是显示了中国社会的内部生命力和对自我完善的追求。

民意是指示各种社会因素所处状态的晴雨表,是衡量社会决策效果的试金石。恩格斯曾经指出,人民群众几乎能从本能上感觉到一种生产关系是否适合于生产力。因此,在巨大的社会转型和改革中,时刻把握“老百姓在想些什么、盼些什么、烦些什么”便成为一项特别重要的社会要求。作为一段时间内的宏观社会心境状态变化的社会心态,能够对社会现实状况作出及时反映。底层认同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心态和行为的关键因素,影响到社会成员对社会安全、社会信任、社会公平感和社会支持等方面的感受,也已成为采取社会行动的依据。因此,了解社会情绪是协调关系、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的有效途径和手段,社会心态研究也成为国家社会政策服务的重要内容。从2010 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于2011年5月出版了第一本《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社会心态蓝皮书》,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社会信任”等一些主题一时成为媒体传播和讨论的热点。此后连续出版了5部《社会心态蓝皮书》。这个关于社会心态的年度报告受到了中央和地方各级党政部门的关注和重视,成为中央和地方党政部门了解民情民意、治国理政的参考文献。

在全球化、大众传播时代,一方面个体与宏观社会的联系愈发紧密,社会心态透过个人与社会的相互影响,形成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紧密联系。另一方面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必然带来个体心理的变化和社会心态的变化。我国社会结构的重大转型,不可避免地牵引着社会成员思想观念、社会心态的变化。对于处于转型期的我国社会来说,社会心态由于社会环境的变化表现出动态性,又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西文化的交汇和冲撞表现出复杂性,复杂多样的社会矛盾往往透过社会舆论、社会情绪等层面影响社会心态。由于作为社会情绪稳定器的公信力出现了问题,出现信任度不断降低的局面。一段时间,“怀疑一切似乎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心理共识”。“政府表态不信,专家解释不信,媒体报道还是不信。”2011年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显示,从某种程度上说,怀疑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2013年1月出版的《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2-2013)(2013版)》显示,社会的总体信任度进一步下降,“已经跌破60分的信任底线。人际不信任进一步扩大,只有不到一半的调查者认为社会上大多数人可信,只有两到三成信任陌生人。”群体间的不信任加深和固化,表现为官民、警民、医患、民商等社会关系的不信任,也表现为不同阶层、群体之间的不信任,从而导致社会冲突增加。越来越多相同利益、身份、价值观念的人通过群体形式来表达诉求、争取权益,群体间的摩擦和冲突增加。负向情绪的“引爆点”降低,出现了一些本该愤恨却钦佩、本该谴责却赞美的“社会情绪反向”现象。如果社会无法形成共享的价值观念,没有每个社会成员都遵守的核心价值,社会的道德体系就会失守,社会就会没有底线,社会的互信无法实现,社会进步也无从谈起。

政府、专家、媒体,曾被视为最有公信力的群体,缘何信任不再。出现这种局面与社会发展的进程密不可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经济体制的深刻变革,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导致旧的规则体系无法起到应有的作用,新的体系尚未完全建立起来。原有的很多行事准则,无法适应社会新的发展态势,民众的诉求也与过去有了很大的差异。加之媒体的威力又变得无比强大,随着铺天盖地的信息量而来的,必然有比过去多的多的负面信息。无力感、不安全感、不稳定感等五味杂陈的“弱势心态”在网络上被成倍的放大了,责难与发问成为主流,不满言论从虚拟的网络向现实的社会扩散,引起人们的思想混乱,导致整个社会舆论的失范。使得广大群众对整个社会的信任度不断刷新下限。

良好的社会心态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十分重要,它是健康、有序、规范的社会环境的基础,是社会发展转型的“软环境”,可以对社会变迁产生良性的能动作用。随着中国社会转型,“社会心态”受到广泛关注,并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计划》,“十八大”进一步明确要“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从“良好社会心态”角度,进一步界定了社会心态内容,即“自尊自信、理性平和与积极向上”。十八大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中全会确定全面深化改革,四中全会强调全面依法治国,五中全会践行郑重承诺,全面建成小康,六中全会突出党的自身建设。党中央的一次次决定,一项项决策,让百姓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看到了希望。从发展社会生产力,改革社会收入分配制度,健全利益保障机制入手;从“八项规定”开始,党内政治生活气象更新,党内政治生态发生了深刻变革;建立健全舆论宣传机制,强化媒体社会责任,培养社会价值共识。将诚信提升到了宏观战略、国家战略,2014年国务院颁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中央文明委出台《关于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的意见》,还有公民个人征信代码制度,以及信用记录在各地的不断落实和推进等。因此,《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4)》与2010年相比,2014年人们的社会总体信任水平从负性判断回归到一般信任,选择非常不信任的人群,比2010年调查减少了1.2个百分点。报告指出,五大类机构信任水平全面上升,推高信任总水平:商业行业的信任水平虽然最低,但与2011年相比,信任分数增加7.0分,增幅在五大类机构中排名第一;增幅排第二的是公共事业单位,社会信任比上次调查提高了6.6分;提高分数第三的是社会团体的信任水平,较2011年增加5.2分;提高分数第四是媒体的信任水平,增加3.1分;对政府部门的信任维持高度稳定,比2011年底增加了0.4分。报告调查显示,在整个制度信任体系中,政府信任对社会信任的贡献最大。党的十八大以来,改进政府工作作风的举措提升了政府社会信任。从调查结果看,政府信任水平整体提升0.4分,其中高度相关的中央政府、检察院、公安部门分别提升1.5分、3.8分和2.5分。因政府信任与社会总体信任高度相关,政府作风的转变提高了社会信任总体水平。

《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5)》的研究中显示,虽然2015年应该是人们风险感受比较高的一年:年初的上海外滩踩踏事件打破了新年的喜庆气氛,6月“东方之星”沉船让人惊魂未定,7月天津滨海新区的大爆炸又牵动人心,股市风云变幻,经济下行显露端倪,就业难度加大,雾霾持久波及全国多地区……大大小小的风险似乎层出不穷、防不胜防,焦虑、不安和浮躁的情绪也在社会上弥散。2015 年非常显著的社会心态特征是社会共识的建构。民众的社会表达、交流和寻求共识的需求在增长。《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在社会公平与社会信任部分,主要尝试探讨公平感和社会信任的整体状况、公平感形成过程中社会比较的特点、影响以及社会信任的来源。结果表明,被调查对象的社会公平感处于中等水平,他们对义务教育、政治权利、公共医疗等领域的公平状况尤其满意。大多数人认为,与他人相比,自己的收入水平、生活状况、社会地位等都处于中等的水平,且这种差异状况是可以接受的。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砥砺奋进,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五年励精图治,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这五年,是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极不平凡的五年,谱写了改革开放以来最绚丽的篇章。这五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顺应人民愿望,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百姓获得了满满幸福感,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有了坚实的基础和依托,为我国站在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提供了有力的前提和保障。十九大的召开将起到动员全体中国人民的作用,引领人民继续走中国特色发展道路,振兴经济、提高社会福祉。